新葡萄京中国军情
新葡萄京中国军情
刘亚洲上将:今日中国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
新葡萄京中国军情 2019-12-10 17:50

  “兵魂销尽国魂空”。一支权钱交易泛滥的军队,怎肯用刺刀和鲜血去争取并保护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科学的选才机制

  有勇气首先要敢讲真话。真正的军人不怕在战场上丢掉头颅,但最怕在失去真相的黑暗里铸成无谓流血的历史悲凉。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在《解放军报》刊文指出,今日中国,又一次处在历史的关头,虽不是“亡国灭种”的关头,却是民族伟大复兴实现突破的关头,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需要大批新事业的拥护者、实践者、开拓者。

  近代中国军队,屡次上演30年衰败期的现象,其深层缘由之一,就是军中封建利益集团割据冲突的结果。从1852年湘军兴起于曾国藩“团练”,到1882年左宗棠平定新疆后湘军衰落;从1862年李鸿章创办淮军,到1894年甲午战争淮军溃败;从1866年清政府开设水师学堂和造船厂迈出建立近代海军第一步,到1895年北洋海军彻底覆没;从1895年袁世凯小站练兵创办“新军”,到1926年新军派生出的军阀悉数被歼;从1924年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建立国民革命军,到1949年国民党溃退,其间大体都经历了30年左右由盛到衰的演变。

“铁腕事业”需要史无前例的勇气、意志和智慧,需要一种从上到下的担当精神。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提出“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在治国理政与治军强军中迎险破难,奋勇担当,谋定而动,挥斥方遒,国内发展改革展现新貌。同时也应清醒看到,前进的路上并不平坦。

  第一份礼品代表欧洲工业革命最先进水平,是西方世界近代化光芒第一次照向中国。遗憾的是,这些科技含量及军事价值极高的东西,却被清王朝当作奇淫巧技不屑一顾。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竟发现包括英国制造的天文仪器等被堆放在一间厕所里。由此中国失去了学习西方,尽早进入军事近代化历程的一次绝佳机遇。

我们再看看甲午前的两份礼单。

  改革对利益的触动,不逊于流血的战斗。不触及深层次利益的改革只能是历史的闹剧。正如恩格斯在《德国的军事改革》中指出的那样,军事改革重点应是推动军事组织体制的发展,不能只讨论改革“军服问题”和“背包问题”,而忽视军队武器装备体制和训练体制的发展,否则就无法使德国军事组织体制适应当时军事实践发展的要求。

用人腐败已经成为祸国殃民、毁军败政的最大祸根。前一时期,有的拿官职做交易,明目张胆、明码标价买官卖官;有的以人划线、以地域划线、以单位划线,培植亲信、排斥异己,拉帮结伙、收买人心,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搞人身依附,跟人不跟党。风气一开,上行下效。不少干部想获得提升,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哪个领导,怎么去送礼、去效忠。有门路的靠门路,没门路的找门路;干的不好的靠跑靠送,干的好的也得去跑去送。

  刘伯承元帅说,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难是干部的培养,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高级指挥员素质如何,直接关系着战争成败、国家安危。我军发展壮大的历史,就是一部注重人才培养、发现和使用的历史。

“兵魂销尽国魂空”。一支权钱交易泛滥的军队,怎肯用刺刀和鲜血去争取并保护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深刻洞悉国际格局变化,科学把握世界发展大势,习主席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国主动应对新的安全威胁和战略风险,强国梦的宏伟蓝图正逐步展现在世人面前。

战争,是敌对国家之间最高形式的较量,事关国家生死存亡。这意味着战争是最需要精英,也最催生精英的事业。

  走出近代中国军队改革屡屡失败的怪圈,必须敢于对权力圈、利益圈、腐败圈亮剑,为改革创造风清气正的环境。一切遮挡变革创新阳光的既得利益都必须斩断。

昧于世界大势,决定了历史发展的命运,也决定了战争的结局。

  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靠这批人赢得了几代人的和平与发展。但在新的历史阶段,我们这支队伍曾经拥有的人才优势,已经成为与强敌较量的最薄弱环节。事实上,我们这支军队,最不缺的是人才,最缺的还是人才。说不缺,是因为我们每个单位都有德才兼备、思想解放、勇于担当、拼命苦干、堪称精英的好干部;说缺,是因为我们长期以来始终没有形成和有效贯彻执行一套科学选人用人的体制机制。

社会变革是被革命威胁逼到墙角的结果,危机和失败的忧患推动了改革。然而,当忧患的压力降低时,苟安倾向又将代替改革。缺乏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就只能失去变革发展的良机,在历史发展的潮流中被动挪步。

  甲午之战后,日本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撰写了长达几百万字的《坂上之云》,后被改编成长达20多小时的13集电视剧,系统总结反思他们称作“日清战争”的经验教训,看后使人震撼。

强烈的忧患意识

  顽固维护既得利益,是腐败、衰败不可遏止的根源,也是改革难以深化,最终夭折的根源。

新型战争需要高效精干的新型军队,新型军队需要以高素质军事人才为支撑。军事变革的规模、速度和程度与军官队伍素质密切相关。人既是改革者,也是被改革者。军事变革需要优秀的军人来担当,最终也体现在塑造什么样的军人上面。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今日在《解放军报》刊文指出,今日中国,又一次处在历史的关头,虽不是“亡国灭种”的关头,却是民族伟大复兴实现突破的关头,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需要大批新事业的拥护者、实践者、开拓者。

在中国历史上,成功的军队改革常常用血与火写成。春秋战国时代,历史的平静被汹涌的变革巨浪打破,思想从争鸣的旷野走向变革的庙堂。在时代变革的潮流中,向后没有退路,只有亡国灭族。历史的中国呈现出少有的变革壮观。商鞅是冒险犯难,尝白刃,拼头颅颈血,最终车裂而亡。但商鞅刀尖上滚出来的心胸气质,涵养浇灌了秦人刚烈无比的血性,也塑造了改革的精神。

  最大的危险是看不到危险。

最大的危险是看不到危险。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时刻不忘“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有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

第一份礼品代表欧洲工业革命最先进水平,是西方世界近代化光芒第一次照向中国。遗憾的是,这些科技含量及军事价值极高的东西,却被清王朝当作奇淫巧技不屑一顾。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竟发现包括英国制造的天文仪器等被堆放在一间厕所里。由此中国失去了学习西方,尽早进入军事近代化历程的一次绝佳机遇。

  “铁腕事业”需要史无前例的勇气、意志和智慧,需要一种从上到下的担当精神。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提出“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在治国理政与治军强军中迎险破难,奋勇担当,谋定而动,挥斥方遒,国内发展改革展现新貌。同时也应清醒看到,前进的路上并不平坦。就军队而言,一些长期积累和新产生的矛盾问题交织而发,影响和制约着强军的步伐和进程。面对这些难题,习主席把军队改革放在世界军事博弈的大棋局中思考,纳入国家改革的大战略中筹划,以大无畏的勇气和担当精神,亲自组织对军队现行的领导管理体制、组织机构编制、作战指挥模式等重大战略问题进行科学论证,按照打赢信息化战争的目标进行设计,推动军队建设战略性转型,有力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中华民族缺少欧洲那样的启蒙运动,精神重压导致民族无法完成现代性格的塑造。百年来,我们一直是在两个极端中摇摆:或者夜郎自大,或者讳疾忌医。战后本应反省,努力塑造全民族的忧患意识,励精图治,富国强兵,因为心理上的不成熟而走向悲情,异化成了弱国心态。这种心态的突出表现,不愿正视对手的长处,甚至不容许有人讲对手值得学习的地方。

  甲午之败,既败于军事,又败于政事,更败于人事。军事、政事,关键和要害的是人事。

就军队而言,一些长期积累和新产生的矛盾问题交织而发,影响和制约着强军的步伐和进程。面对这些难题,习主席把军队改革放在世界军事博弈的大棋局中思考,纳入国家改革的大战略中筹划,以大无畏的勇气和担当精神,亲自组织对军队现行的领导管理体制、组织机构编制、作战指挥模式等重大战略问题进行科学论证,按照打赢信息化战争的目标进行设计,推动军队建设战略性转型,有力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4、科学的选才机制

近代中国军队,屡次上演30年衰败期的现象,其深层缘由之一,就是军中封建利益集团割据冲突的结果。从1852年湘军兴起于曾国藩“团练”,到1882年左宗棠平定新疆后湘军衰落;从1862年李鸿章创办淮军,到1894年甲午战争淮军溃败;从1866年清政府开设水师学堂和造船厂迈出建立近代海军第一步,到1895年北洋海军彻底覆没;从1895年袁世凯小站练兵创办“新军”,到1926年新军派生出的军阀悉数被歼;从1924年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建立国民革命军,到1949年国民党溃退,其间大体都经历了30年左右由盛到衰的演变。

  对国家民族落后挨打的痛苦记忆,体味最深的莫过于军人。当时间跨过甲午年的时候,让我们再来感受那段悲情历史留给一位当代高级将领的现实思考。

习主席深刻指出,“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这既是对中国近代史上落后挨打原因的深刻总结,也是对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规律的深刻揭示。

  时间迈入乙未年已经数月,但过去一年国内思想文化界由中日甲午战争带来的历史反思,仍然让人记忆犹新。反思甲午是为了走出甲午。只有充满现实关切,把历史殷鉴转化为摆脱文化痼疾、推动时代进步的动因,反思甲午才能真正达到目的。

走出近代中国军队改革屡屡失败的怪圈,必须敢于对权力圈、利益圈、腐败圈亮剑,为改革创造风清气正的环境。一切遮挡变革创新阳光的既得利益都必须斩断。

  刘亚洲

推进军队改革,必然是面向新时代展开的“铁腕事业”。当年邓小平面对军队改革阻力,毅然决然地说:“第一条决心要大”“第二条才是工作要细”“要搞革命的办法。一次搞好了,得罪人就得罪这一次。”

  甲午惨败早已从这两份礼单的变化中就埋下了伏笔。失败的深层原因之一,无疑是缺乏世界眼光。没有世界眼光的民族,不仅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且必然沦落到被动挨打的境地。固步自封、夜郎自大,使中国与西方世界之间隔置了一道可怕的屏障,阻碍了中国及时更新自己,阻断了中国及早汇入世界潮流。在如此蒙昧守旧民族心理笼罩下的清朝军队,面对战争犹如黑暗中行船,终难逃脱葬身大海的厄运。

安于现状,不思变革,有着深刻的历史逻辑和文化基因:农业经济造就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性格,这种文化性格重塑入主中原的所有游牧民族,使他们由马背而钻入轿子,悠悠然间丧失血性,更难保此前的忧患意识。曾经横扫亚欧的蒙古铁骑是这样,马踏中原的八旗军也是如此。

  习主席主持军委工作以来,力挽狂澜,铁腕惩腐,猛药去疴,严法纪、纠风气、强队伍,始终把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作为强军兴军的根本大计摆在战略位置。基于古今中外人才兴军经验,特别是当代世界军事领域人才竞争态势,习主席强调:“关键要有一整套科学合理的法规制度”“要通过深化干部政策制度调整改革,逐步建立起适应现代军队建设和作战要求,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成熟定型的干部制度体系,为更好集聚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提供有力的政策制度保障。”这为我们增强人才选拔任用的科学性、准确性、公信度,深化干部政策制度调整改革,为科学选才、兴军强军提供了根本遵循。

同样是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国力、军力与日本相比,远不如甲午时期中国对日本的国力、军力,然而中国取得了彻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世纪辉煌。这里的原因很多,其中十分重要的就是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时代最先进思想文化火炬的指引,中华民族的精神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中国军民激发了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必然造成陷敌于灭顶之灾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战争,是敌对国家之间最高形式的较量,事关国家生死存亡。这意味着战争是最需要精英,也最催生精英的事业。

甲午之战后,日本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撰写了长达几百万字的《坂上之云》,后被改编成长达20多小时的13集电视剧,系统总结反思他们称作“日清战争”的经验教训,看后使人震撼。

  习主席深刻指出,“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这既是对中国近代史上落后挨打原因的深刻总结,也是对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规律的深刻揭示。

战争的较量来自对手,改革的阻力出自内部。改革中,如果不考虑局部利益,大家会举双手赞成,当牵涉到部门利益、个人利益,就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不突破部门利益藩篱的结果,最终是失败。

  正如66年前,当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时候,我们刚刚确定的《国歌》仍然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铭记历史、开创未来,这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也是一支军队应该具备的文化品格。

客观如此,主观如何?现实的情况是:在长期的和平环境中,国民“无敌国外患”的和平麻痹思想渐生渐长。“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一派莺歌燕舞。军人当和平官、和平兵的现象比较普遍,军人“天生为打仗”的血性和斗志日渐消磨。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改写了中华民族的历史。1936年7月,罗荣桓、罗瑞卿、谭政、彭雪枫、杨成武等数十人来到陕西保安。彼时,这些赫赫有名的战将,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红大学员”,他们暂别硝烟弥漫的战场,捧起课本,走进窑洞。蒋介石给这些学员们开出的悬赏价码,总数超过200万银元,但这些学员拥有的全部家当,没有超过200个银元。

刘伯承元帅说,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难是干部的培养,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高级指挥员素质如何,直接关系着战争成败、国家安危。我军发展壮大的历史,就是一部注重人才培养、发现和使用的历史。

  我们再看看甲午前的两份礼单:一份是1793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来华时送给乾隆皇帝的礼品:蒸汽机、天体运行仪、榴弹炮、连发手枪、望远镜等;第二份是23年后英国阿美士德使团送给清廷的礼品:香水、呢绒、玉石、美酒、画像、镜子、瓷器、玻璃烛台等。

习主席指出:“甲午,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具有特殊的含义,在我国近代史上也具有特殊的含义。”这个特殊含义,其中一层重要意思就是:甲午应该成为中华民族永铸忧患意识的标志。

  2、强烈的忧患意识

改革对利益的触动,不逊于流血的战斗。不触及深层次利益的改革只能是历史的闹剧。正如恩格斯在《德国的军事改革》中指出的那样,军事改革重点应是推动军事组织体制的发展,不能只讨论改革“军服问题”和“背包问题”,而忽视军队武器装备体制和训练体制的发展,否则就无法使德国军事组织体制适应当时军事实践发展的要求。

  16世纪地理大发现,中国从想象的世界中心变成现实世界体系中的孤岛。

即使“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的林则徐,竟也深信英军“腿足裹缠,结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哪怕“乡井平民,亦尽足以制其死命”。国人此种见识眼光,焉有不败之理。

  选才机制是思想文化的结晶体现。破除封建腐败的用人潜规则,是造就大批堪当时代重任军事精英的关键。

宏阔的世界眼光

  社会变革是被革命威胁逼到墙角的结果,危机和失败的忧患推动了改革。然而,当忧患的压力降低时,苟安倾向又将代替改革。缺乏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就只能失去变革发展的良机,在历史发展的潮流中被动挪步。

图片 1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日益融入世界。应该说在许多方面中国正在快速地与世界接轨。比如贸易、金融等。但是在思想文化领域,我们还缺乏世界眼光。尤其在军事文化领域,我们还显得有些保守。过去几次的军队改革,不能放眼世界,学习先进,习惯于关起门来搞方案,自我欣赏,自我陶醉。

世界眼光是民族精神和思想文化十分重要的内涵。具有世界眼光,就是站在中国看到世界,看到中国在世界的位置,看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明白中国所处的历史方位。具有宏阔的世界眼光,就要站在时代的高度,以全球化的视野,以战略性思维,对中国和世界的事情历史地看、发展地看、辩证地看、理性地看,把握时代主题,超前预测未来,登高临远,立足潮头。

  3、勇敢的改革精神

图片 2

  “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历史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里,必须要有勇气、有胆识、有担当”。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以无比的坚毅和果敢,开启了强国强军的新征程。

鲁迅先生在《坟·娜拉走后怎样》中写道:“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我想这鞭子总要来,好坏是别一问题,然而总要打到的。”

  在近现代历史上,旧中国军队曾经频繁地进行过改革,但总是走不出因利益而朽腐衰亡的宿命。中国军队面临的最大挑战往往不是欠缺能力去追逐外部世界汹涌澎湃的变革潮流,而是朽腐的速度远超过变革创新的成果。近代西方军队胜负决战在战场,旧中国军队尚未走向战场就已死亡。

清末以来“千古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激荡,仍然没有过去。我们正处在历史的三峡之中,风光无限与险滩暗流同时展现。习主席深刻指出:“世界新军事革命给我军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同时也提出了严峻挑战。机遇稍纵即逝,抓住了就能乘势而上,抓不住就可能错过整整一个时代。”这需要我们每个人,以壮士断腕的勇气魄力斩断利益藩篱,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意志推动军事变革。

  当年八国联军侵略瓜分中国的忧患并未解除,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在演绎。西方敌对势力始终没有放弃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在台湾、西藏、新疆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的斗争一直没有消停,近日西方7国集团联合发表关于南海问题的声明,不能不说是释放出又一个围堵中国的信号。国内一批腐败分子内勾外联,沆瀣一气,吞噬着国家民族的命根。

对一支军队而言,置之死地而后生可贵,更可贵的是识祸患于未萌,时刻保持着面向未来的忧患意识。

  落后的民族不一定是贫穷的民族,但一定是思想保守的民族;落后的军队不一定是装备劣势的军队,但一定是观念陈旧的军队。

16世纪地理大发现,中国从想象的世界中心变成现实世界体系中的孤岛。

  历史长河的每一次巨涛,都会卷进一代民族精英献出生命的祭奠。从孙中山到毛泽东,再到邓小平,毕生都在带领中华民族破解走出甲午的历史难题。

落后的民族不一定是贫穷的民族,但一定是思想保守的民族;落后的军队不一定是装备劣势的军队,但一定是观念陈旧的军队。

  ——编者

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和平环境下从来不缺笙歌阵阵,而厌于尖利警世的忧患之声。